铁峪姚黄新闻 > 军事 > 19岁长安街的不眠夜 感觉自己站在了历史中心

19岁长安街的不眠夜 感觉自己站在了历史中心

阅读量:1342      2019-12-02 15:43:43

作为90后的第一代人,我很快就要30岁了,很快就会迎来我生命中的第三个国庆节。尽管这种表达在错位中显得有些渺小和宏大,毕竟,新中国成立十周年之际,我与她的关系并不相同,因此在我的个人生活中构建了一定的历史维度。

1999年,我9岁。5日,我还是个孩子,坐在一个小镇的家里看国庆阅兵。我是一个完全的观众和崇拜者。国庆仪式上的一切似乎只是一个巨大的象征性文本,模糊的记忆,只留下历史赞美诗的一般遗忘。虽然当时没有像互联网这样的情感发泄渠道,但对9岁的我来说,即使有,我也只是“赞美收藏”。

作为一个小军迷,那一年的阅兵式增加了我参军和为国家服务的热情。从那以后,他努力的每一步都朝着考军校的目标前进。2008年高考后,我搭上了国防政策的顺风车,幸运地进入了中国人民大学,这是我从未想过的。

更出乎意料的是,在2009年,当我19岁的时候,我第二次参加国庆典礼。那个暑假,我刚刚完成了为期一个月的强化军事训练。在我能在家见到我的老朋友之前,我被告知回学校参加重要的任务。排队买票和告别家人后,班上的qq群一直在讨论,“我们能参加阅兵吗?”“快九月了,肯定已经太晚了”...

当我回到学校的时候,我收到了花束、祥云方巾和印有“我正在与祖国奋进”字样的t恤。答案很清楚——我们参加了国庆群众游行“北京奥运会”方阵。由于一些在早期一起练习的学生由于某种原因不能继续他们的训练,有一定队列运动基础的国防学生成为唯一的选择。

时间不多了。8月27日上午,我们第一次被选为标兵,参加了指导标准化步伐的学校培训。炎热还没有结束,紧张的排练是对其他学生的考验,但不是对刚刚在军队中被打败的国防学生的考验。快步行进是我们的基本技能。更大的责任不在于好好照顾自己,而在于努力引导其他学生保持整洁。特别是“北京奥运会”方阵需要伴随着“我和你”的抒情音乐前进,用双手做出所需的表演动作,这给联合练习带来了一定的困难。

演习将很快进入倒计时。9月7日清晨,参与者经过严格的安全检查,来到天安门广场接受全面培训。那天晚上,我看见一个看不见的公共汽车车队,轰鸣着重型武器和装备,还有穿着各种服装的游行者。我躺在长安街的中央,仰望星空,在漫长而黑暗的夜晚毫无睡意地等待着我的出现。

现在回想起来,似乎在夜色中,历史和个人之间的有效联系更能被感受到。虽然我们没有穿庆祝活动的志愿者服装,但是花束用塑料纸包着,方阵中的彩车也没有完成,这给了人们思考的空间。对我个人来说,历史一直存在于书籍或图像中。就像我9岁的时候一样,我看着它,害怕它,为它的兴衰感到骄傲或悲伤,但我总是觉得历史就是历史,生活就是生活。甚至为军队和国家服务的理想也更加个人化。19岁的长安街不眠不休,让我开始感受到个人生活和国家历史之间的和谐。这一不可替代的经历让我对胸中的“我与祖国一起奋进”这句话有了强烈的情感理解。

庆祝的那天,我和我的同学在等候区一起唱国歌,聆听阅兵的问候和回应,抬头看着飞鹰。在那之后,入口、行进和疏散,以及华丽的彩车、美妙的音乐,在天安门门上方挥舞着奥林匹克冠军和国家领导人,就像一列隆隆驶过的火车,在东西方的手表之间飞驰96米,震动着心脏,加速了呼吸。

一些学生说,当他们经过天安门广场时,他们感到自己处于历史的中心。我不得不说,对大多数参加国庆阅兵的人来说,这种带着身临其境感觉的历史经历,的确是人生中难得的荣耀时刻。我也毫无例外地感到非常荣幸。游行的道具、服装、证件等都被我珍藏并保存在家里。

但是没有存在感是否意味着我们不在历史中?显然不是。然而,要真正理解它,需要生活和实践。

2012年夏天,作为一名国防生,我直接从学校大门进入军营,保护国家的使命感落在我肩上。在我7年的军旅生涯中,我经历了基层活动,经历了本组织严谨细致的工作,从事各种业务,完成了大小任务,从事了平凡但有意义的工作。

在这些看似平淡的生活经历中,我开始意识到2009年的国庆阅兵不仅是一次演讲、一个标签和一种荣耀,也是一个机会、一个源泉和一种动力。这是我母校的座右铭“实事求是”,也是新时期革命军人“有灵魂、有能力、有勇气、有道德”的要求。它激励着我,激励着我,指引着我,并将继续把个人发展与祖国进步紧密联系在一起,具体实践一个军人的使命和工作,努力创造比参加国庆阅兵更辉煌的成就。

2019年,我29岁。虽然我不在首都,但我很荣幸能成为人民军队的一员。作为监护人,我祝愿新中国成立70周年,见证盛大的国庆庆典。

利记体育 天津11选5 甘肃十一选五 北京11选5开奖结果

Copyright (c) 2013-2015 azyapi.com 铁峪姚黄新闻 版权所有